快速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维迎中国不死一批企业不可能真正转型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4:48 阅读: 来源:快速门厂家

张维迎:中国不死一批企业不可能真正转型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要不死一批企业不可能真正转型,中国的经济不掉下来也不可能转型。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  第七届夏季达沃斯年会于9月11-13日在中国大连举行。此次夏季达沃斯年会的主题定为“创新:势在必行”,东方财富网对此次论坛进行全程直播。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在论坛上表示,中国要不死一批企业不可能真正转型,中国的经济不掉下来也不可能转型。  以下是他的精彩演讲实录。  张维迎:企业家的重要工作就是判断未来,判断对了就有成功的希望,判断错了肯定是失败的结果。我跟大家看的角度不太一样,刚才我们短片放的那么多的企业,柯达,索尼等等,那么优秀都出问题了,从我们的角度看是好事儿,正是因为不断有优秀的企业出问题才证明我们这个社会在发展。所以,这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特色,就是一批一批优秀的东西倒下去,一批批新的出来。  竞争越激烈越是这样,企业要适应,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可以持续的适应,如果你会持续的试营业就不会发展,没有一个企业会自觉的革自己的命,只是别人已经快摧毁它了它可能会做下努力,如果没有人摧毁你的话,没有一个企业会真正的进行革命性的,我们叫创造性破坏。这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企业不要想着做百年老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企业家,你在你的生命当中做最好的努力,发挥了你的作用,我觉得就可以了。  第二点谈到速度,我在想在两百年前英国工业革命、后来美国工业革命,那时候都没有这些统计数字的,我们现在讲的统计都是后来的,经济照样在增长,怎么办呢?现在大家讨论问题都在盯着统计数字在增长,这就是一个奇怪的事儿。  我们现在统计数字,尤其是GDP是计划经济的一种遗物。我不是讲增长不好,增长是好事儿,但是假如像一个人一样,你的营养是充分的,好好锻炼身体就会正常的长,如果我每天吃粮今天多了,明天又多了,这个人就不健康,本身就有毛病,这就是我一个基本的看法。  我们现在增长的速度,包括我们开始讲的有人唱衰中国,好像人家对我们挺有恶意似的,说中国出问题的人可能有判断错误,但是我们千万不要那种心态,就是说只有给中国唱赞歌的人是好人,这是喜欢中国热爱中国,而说中国的增长可能出问题的人好像都是别有用心,都是坏人。所以,这些人唱衰中国,这个心理也不健康。真正关心你的人才会指出你的毛病来。  我知道穷人特别明显,人家稍微说他一点儿话他就恼了,他不自信,一个国家自信的话,不害怕人家唱衰自己,就像我们两高出台一个叫什么损害国家形象的罪行,一个伟大的国家谁能损害你的形象?只有你自己不自信的人才老害怕被人损害你的形象。我们现在一个增长,这个数字是人可以造的。  我最近刚去了新加坡,新加坡国立大学两个教授做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研究,他从民国的几十年到1949年中国二十几个城市的温度每天都有记录的,做了数据收集。  1949年之后一直到2012年大陆各地的温度做了一个研究,好比武汉,1949年之前武汉经常出现气温高,超过40度的气温,四大火炉,1949年之后武汉从来没出现过超过40度的气温。1949年之后我们政权变了,气温也就会变化,对不对?这就很有意思。政府规定40度气温上你就不能室外作业了,就得放假,所以,中国的温度从来不会出现40度以上。所以,我们就是被自己所编的这些东西不断的去推着我们。  我觉得更奇怪的包括我们总理,还有我们在座的人大家都在想这个月的数字出来了,怎么样,怎么样,任何人天天盯着今天的数字,伟大的理想,我们应该考虑更长远的问题。  作为国家来讲,我觉得现在我们太多的人,从上到下都是被眼前的东西来指挥着我们走,我们为什么不能够看的更远一点?  一个政策最忌讳的是什么?忌讳的就是为了眼前的一点好处牺牲长远,但非常可惜,我们所有的政策都是为了眼前而牺牲长远。所以,我们应该有一些理念的变化,包括前面讲的好多都挺好的。  最后大家说到未来,我想两个问题,一个是趋势性的问题,判断趋势的问题。另一个周期性的问题。  从趋势性的问题来讲,我觉得增长速度调整这是很自然的,很健康的,很正常的。仅仅一点必须调整,因为我们原来的速度是我们跟西方巨大的差距基础上,我们经常说中国三十年走了西方两百年的道路,大家想想你凭什么走人家两百年的道路?你的基因比人家先进?智慧比人家高明?显然不是。  我们怎么能走200年的道路?很简单,人家修路我们走路,肯定比他快,一条路你修了五年,我五天就走完了,这是很自然的事儿,我们所有的发展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全是建筑在别人给我们创造的基础上,我们只是拿来,所以,我们是模仿经济,我们不是创新的经济,当然很容易了,随便一个技术拿来马上就可以有市场,我成本比人低就可以,现在这个差距越来越小了,小学生调皮捣蛋老考零分,好好抓一下五六十分很容易,七八十分也上去了,到九十分了,再靠打骂那考不上去,一下掉下来了。  所以趋势一定是往下掉了,第二个周期,周期是人为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2009年我们为了刺激经济,我们巨大的代价,我们一定要承受的,这个东西倒不过去。  温州现在什么样子?大家想想没有2009年那么大大的花钱,银行找每个企业家你贷款吧,拿来钱以后搞房地产到现在死了。温州真正踏踏实实搞制造业的人也没有什么困难,为什么现在出现这些问题了?就是政府的忽悠,就是为了眼前的担心,逞能,全世界你们都不行,只有我中国行,我们救世界。  这是我们本来可以避免的,但前任领导犯的错误后面领导也要承担,不论你有多高的本事,这是不可避免的,你可以减少某些方面,但是你要完全避免这些东西我觉得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就说,清醒地认识这些东西我倒觉得也没有什么,如果五年前不是这样中国经济就开始转了,企业家也总是想最简单的办法赚钱,可以炒房地产赚钱的时候他绝对不会下工夫做风险那么大的创新,只有他没出路了才会的。  所以,中国要真正的转型不死一批企业不可能转型,如果中国的经济不掉下来也不可能转型。所以,我倒觉得从这个角度看好事儿,中国经济就是应该掉下来,就是应该有好多企业活不下去,就得有一些破产的我们才有机会重生。谢谢。

姚景源:政府过多干预令结构调整效果不满意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姚景源出席,他强调政府过多干预会干扰经济结构调整,应该交给市场调节,让市场成为经济良性增长的动力。  主持人:姚总,宝钢集团或者更多的传统企业他们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面临哪些难点儿?  姚景源:我特赞成刚才徐总讲的,我们现在不要一概而论的某个产业是夕阳产业,我觉得产业本身没有夕阳这个说法,任何一个产业都有它自身的规律。对于中国来说,恐怕大家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传统产业,确实传统产业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钢铁徐总是专家,比如我们现在讲诸多的传统行业都是产能过剩。所以,产能过剩就导致我们出现诸多的问题,比如我们企业利润在下降,竞争力也在下降,显然现在我们化解产能过剩,使我们产业转变增长方式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主题就是新的增长。  所以,我觉得对于任何一个产业来讲,不要轻易的给某一个产业戴上夕阳产业的帽子,我赞成刘院长讲的创新,创新还是解决所有产业的一个核心问题。我们现在大家对转变增长方式,对结构调整都不满意,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就是政府还是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只要政府把这些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儿交给市场,真正让市场成为我们增长的动力,而这种增长肯定会是良性的增长。  徐乐江:钢铁行业触网将改变商业模式  宝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乐江出席,他表示钢铁行业目前进入深秋,但还没进入冬天。钢铁的发展和新兴的经济互联网结合以后,商业模式会改变。  徐乐江:今年6月份国际钢铁学术交流会上说过现在我们的行业我认为是进入深秋,还没进入冬天,当然深秋以后肯定是冬天。为什么我这么说呢?今年到现在为止,当然今天说有十个季度经济下行了,钢铁产量绝对量还在增长,今年上半年还有7.4%,我也看了看进出口也没有多出多少,再看看社会库存,包括企业的库存也没有堆起来,钢材不能吃不能穿,消耗掉了。所以,绝对增长还在增长的行业不能叫冬天,但是离冬天不远在哪儿呢?我讲的是产量,产能没人说清楚,包括姚老师也说不清楚,这一块的确我觉得是已经出现产能大于需求,绝对趋势是出现了。  今天你这个主题叫从新定义增长,一定会问我们这个行业未来怎么样,我觉得我们行业和我们国家分不开,前面国家这么粗放式发展,钢铁作为一个国家工业化和城镇化基础的原材料它是正相关,非常相关,你GDP两位数,钢铁业就两位数增长,你放慢转型了它也一定放慢转型,这是一点,我们行业接下来到了周期性的和结构性的调整都要到了,这是一点。  第二点,我刚刚还在跟秦主编讨论,这次对我们行业调整和发达国家我的同行,战后日本、欧洲,包括美国不太一样的在哪儿呢?就是说他们调整的时候世界经济没有像今天出现互联网经济这么个程度,未来对信息化和传统工业并合以后会产生什么是新增长含义的内涵。  钢铁是夕阳产业的说法我不承认,现在地球上最发达的美国、欧洲、日本钢铁业仍然在发展当中,人们少不了它。  后面钢铁的发展和新兴的经济互联网结合以后,会把我们商业模式会改变,所以,现在我们在创新生产好的产品,降低成本的同时,很大一块我们自己在触互联网。今后我也在想我们的钢材能不能在互联网上,大家就用三星手机大概就能把钢材给订到,然后配送到,这一块我想对我们这个行业很大的挑战:一个是应对供大于求;第二简单的说,一定有走掉的,环保也好,资金链断也好,按照张维迎老师说的一定会有死的,不死的话这个行业调整不好,但是后面再生的时候,不是死亡了我就存活着,能够走下去的我相信一定是和新的经济结合,我们的行业才能健康的发展。谢谢。

于汝民:经济三十年保持7%以上增长是奇迹  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于汝民表示,中国经济30年能保持7%以上的增长已经是奇迹了,再追求10%以上的增长根本是不可持续的。而中国的港口行业也进入了平稳增长期,高速发展的时代已经过去。  于汝民:最近的十年,天津港一直在努力改变自己这个人工港是一个浅水港的局面。现在我在这里可以跟大家讲,天津港是目前世界上等级最高的人工深水港,现在三十万吨级的船舶可以随时自由的进出天津港。在大连这个地方不应该拿天津港和大连比,但是我还是想说凡是大连港能够接的船天津港都能接,我们是站在一个台阶上,和十年前是完全不一样的。  主持人:没关系,今天我们在座的没有来自大连港的朋友。  于汝民:即便是和我的同事同行我也愿意这样说,因为毕竟在这个行业里我干了几十年,对这个行业当中的情况,它变化的趋势应该说有我的理解。刚才说到这个话题,说是对未来的判断,企业都是希望能够了解未来的经济形势会是怎么样的,以便企业对自己的发展做出一个明确的方向。  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路透社曾经对我有一个采访,他问中国港口行业发展的前景如何。当时应该是2008年的6月份,金融危机还没有爆发,我跟他讲了这样一个观点,我说中国港口行业的高速增长期已经过了,它应该是进入一个平稳增长期。  我这个谈话在海外发表,香港的资本市场上,港口板块的股票有一个小的下跌,当然不是影响非常大。我们天津港发展在香港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他们就给我打电话,董事会秘书给我打电话,说主席你为什么自己唱空自己的行业?实质上来讲当时我接受采访的时候,我就认为我是一个业内的人士,应该讲一些我对行业发展趋势的真实的判断,没有意识到我还是上市公司董事会主席,讲了那番话引起了一个小的波动。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天津港有一个习惯,每年我们召开北戴河会议,高层研讨会,在北戴河开。当时我们对行业的发展做出了四条判断。第一叫做中国港口行业的高速增长期已经过去了,进入一个平稳增长期。  第二由于中国的国情,人口多,人均资源少,还要长期的依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因此,中国的港口行业还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  第三,由于竞争的激烈,经济形势下滑,会造成航运公司竞相为了降低单位成本而加大船舶大型化的速度,港口行业要适应这样的变化,深水化的步伐一刻都不能停,刚才说的浅水港,深水港的问题一刻也不能停。  第四,港口行业的竞争不再是等级和规模的竞争,而是一个物流体系的竞争。  当时我们进行了四个判断,而且我们相应的做出了发展四个产业的转型,继续做好我们的港口装卸业,同时发展国际物流业,港口地产业和综合配套的服务业,到现在为止,天津港的港口装卸业仅占我们总收入的30%多一点,我们百分之六十几,接近百分之七十是靠非港口装卸业的收入。  判断形势对于调整产业的发展,推动企业的转型升级是非常重要的。你如果对这个形势没有一个明确的判断,将来你这个企业就没有一个调整的方向,你不知道往哪里走。  我在航运港口做的时间比较长了,也有很多人问我对于航运业怎么看,我说如果看好得到2018年。  主持人:为什么?  于汝民:我在这个问题上比较悲观,为什么?这里涉及到和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问题,大家刚才说到了我们以前是两位数的增长,现在7.5%,7.6%,大家觉得很低了,实际上大家翻翻世界上各国经济发展的历史,百分之七点几已经非常高了,有几个国家能够在十几年,二十几年,甚至三十年保持7%以上的增长?这已经是奇迹了,大家还要追求10%以上,这种增长速度根本就是不可持续的。  我们说企业不要再做一种打算,我们过了一两年又可以恢复到10%,甚至13%,14%,这是不可能的,我非常同意上一场大家提到的,我们看一看我们这百分之十几的增长速度,我们付出的代价是多么大,现在还有多少河里的水是清洁的?还有多少农村的土地是不被污染的?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连我们自己的生存环境都没有了,这样的增长速度对我们到底有多大的意义?  我去年参加达沃斯的时候,南开大学的校长龚克先生问我一个问题,他说于董事长有没有一种可能性我们要进口瑞士的空气,因为我们在去达沃斯的路上空气非常新鲜,我说完全有可能。三十年前我们谁也没想到我们进口国外的矿泉水,现在大家都不敢喝自来水。  这个事情我们作为一个企业领导人,不要再幻想着我们再过两三年我们的经济又会到了10%以上的这样一个增长速度,这样的一个增长速度对我们可能不是福音,而是一种祸害,这是我的一个观点,当然我们也要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我并不是完全不要速度,但是还梦想着我们回到10%以上的增长速度是不现实的,这就是我的观点。

赵晓:中国缺乏创意性教育 基本都是脑残  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赵晓认为,中国的教育目标性太强,缺乏创意性,导致现在所有的孩子都像是工业化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  赵晓:我想回到第一场我一直在听,但是也一直在走神,刚才赵明讲了一句,他觉张维迎教授不当院长了他讲得更精彩,这个也不太准确,因为我觉得张维迎说话一直很精彩,但是的的确确他不当这些官,我的确觉得他的思想更开放了。我刚才从另外一个会场出来,我有点受不了了,其实我们有时候要回归到人的本性,有的时候我们真的要纯粹一些,包括创新也是这样。  刚才张维迎讲如果我们真的喜欢经济结构调整这件事儿,真心觉得是件好事儿,你可能就得欢迎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就得欢迎企业破陈、银行倒闭,就得欢迎实业增长,没有这些事儿就根本不可能有经济结构调整。我在微博上写人的尽头是上帝的开头,企业的尽头才是调整的开头,这就是人性,不把你逼到那个份上你根本不可能有一个新的结构的调整。  创新也是这样,创新也跟人性有关系,尤其我在美国呆了一年之后,我们虽然整天都在谈创新,但是我们离创新太远了,我们没有一个创新的文化,可能是缺什么所以你就补什么,正是因为我们太缺少创新了所以天天在谈创新,我们一开始从我们的起点,从我们的教育,从我们的文化,可能我们根本就是离创新背道而驰的。  我打个比方说我的小孩在美国上了一年学,早上八点半上课,下午两点半就放学了,一旦碰到春天天气稍微好一点就放春假,我交了那么多学费,我发现小孩整天不上学,干什么我都急了,后来跟他们交流,他们说小孩这个时候该学的时候学,该玩的时候玩,他现在就是玩的时候,这是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小孩他无论在玩什么,哪怕他在玩,这个玩就是学习,你不要认为他是真的在玩,他就是在学习,他趴在地上看了一下午的蚂蚁那不得了了,这可能是天才,将来是科学家的料,你就让他去玩好了。  中国的教育是什么呢?第一我们是父母主导性的,小孩要学什么全是父母安排的,而不是孩子主导。第二我们目标性非常强的,如果我们认为你学点儿奥数,能够考上好一点的学校,你学点儿钢琴就显得你很厉害,大家都去学钢琴,大家都去学奥数,我们所有的小孩都是工业化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他没有多样性,没有创造性,没有与生俱来的丰富性那种本性。所以,创造性从一开始就被扼杀了。  我们很多的教育,比如我们的美术、音乐等等基本上都被砍掉了,而这些恰恰是创意性的教育,我们都是左半脑的教育,没有右半脑的教育,准确的讲中国基本上都是“脑残”,因为我们都是半个脑袋,你还指望他去创新吗?可能你一开始就没有创新。我们企业家能不能纯粹一点?张维迎讲不要想把你的企业做成百年老店,也不要把自己当成赚钱机器,天天想着在商言商,也不要想着企业做大做强,单纯的享受做企业的快乐。  我曾经看过张德培讲他的故事,我特别想讲给企业家听,这对你们做企业,也包括我们喊创新的主题可能会有启发。张德培是华人里第一个拿到网球公开赛冠军的,而且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拿到,可以说是少年得志一鸣惊人,一个巨大的突破,但是问题在于张德培拿了冠军之后他一生再也没拿过冠军,如果他是以拿冠军为乐的话,张德培这一辈子别活了,但是后来张德培讲了一句话我非常感动,我为什么还在打球,为什么还在赛场上?我目的不是拿冠军,我就是单纯的享受运动的快乐。  企业家能不能纯粹一点?你为什么做企业?就是我享受做企业的快乐,我享受做企业这个过程中的风景,而且可能我就不是适合做大企业的,我这个企业就是适合创新,然后做到大概上市,甚至不上市,做到某一个规模我可能就不行了,然后我就卖给别人。然后我又重新开始,再大了我做的很累很辛苦,我也没快乐,我们能不能更纯粹一些?如果我们的企业家真的能更纯粹一些,以享受做企业的快乐为你的快乐,而不附加那么多东西,也许我们就会有创新,我们中间就会有乔布斯,否则我们谈创新越多我们离创新越远。

李洪国:2017年煤炭将成全球第一大资源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李洪国出席,他认为煤炭是地球上目前最安全,最易储存,最安全的资源,煤炭是1966年被石油超过,石油成为第一大能源,煤炭第二,现在一个权威的推测到2017年煤炭重新成为全球第一大资源,跟中国的发展和应用有关。  李洪国:我们两个企业一个叫泰德煤网,一个叫东煤交易,上一场一谈到中国的经济和环境的时候就离不开谈煤和电。  中国一次能源结构力煤炭的消费占到71%,我是美国能源部煤炭分会的会员,每年两次去华盛顿开关于煤炭方面的研讨方面的会议。这个会上每年会议的70%以上的论文都是谈清洁煤和煤炭应用中的排放、捕捉和碳应用的这样一个主题。  煤炭是地球上目前最安全,最易储存,最安全的资源,煤炭是1966年被石油超过,石油成为第一大能源,煤炭第二,现在一个权威的推测到2017年煤炭重新成为全球第一大资源,跟中国的发展和应用有关。  谈到中国煤的问题,由于过去十年二十年的增长,我们的滥采滥开,还有需求的增长,整个煤炭的成本和价格,尤其在需求端拉高到非常高的价格,煤炭今天520的煤炭在两年前是830,刚才谈到跨界和转型,过去十多年我们拿到供应链管理和煤炭供应链管理这些技术和方法做煤炭供应链管理的时候,会发现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和价格高速增长的时候,所有这些降成本的工具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不堪一击的,因为那时候资源产品是核心,只要围绕着资源和产品。  所有的行业,据说三十多个行业进军煤炭的上游,现在整个经济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变,这种转变之下煤炭降到500多块钱依然没人买,当今成本成为了一个核心,而不是产品,也不是运力。资源的价格下来从我们这样一个角度看这是整个中国经济下一步发展的福音,实际上只有能源价格下来了,我们所有企业的负担,老百姓真正的受益了。所以,黄金十年的结束是煤老板黄金十年的结束,是整个中国经济下一步再度平稳发展的一个很好的基础。  回到现在看当年不堪一击的供应链管理今天看来我们把整个煤炭从上到下物流环节就十多个,每一个环节节省的成本在今天的市场中就是非常有竞争力的。我们煤炭能源从上游到下游流动的过程中反向的资金流,整个能源的融资成本,还有资金流结算上的效率和成本,过去煤炭行业的融资成本高,结算整个行业煤在跑,现金流也在跑,这一方面下一步面临和金融结合在一起的结算上的创新,从供应链的角度看依然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第三是关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互联网的应用我们能看到过去整个十几个环节我们可以除以三,甚至除以四,环节都减下来了,这时候我们能源成本还会进一步下降,这个角度泰德煤网当中国经济和环境离不开煤的时候我们希望面对它,当面对它的时候我们应该解决它在整个经济环境中成本的下降,效率的提升,以及在整个过程中和环境相结合的一些问题,在这里面作为一个企业或者很多我们的同行已经看到了巨大的成长机会。所以,我们真正欢迎或者拥抱这个时代的到来。

高档装修

成都房子装修设计图

室内装修设计图

广州家居装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