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吴长江二次逼宫雷士照明员工七月13日起将开始停工

发布时间:2019-09-30 03:17:18 阅读: 来源:快速门厂家

吴长江二次逼宫 雷士照明员工七月13日起将开始停工

经过昨日(7月12日)一天的谈判,雷士照明先后召开的公司内部会议以及经销商会议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雷士照明经销商及员工等与资方代表赛富阎焱及施耐德的矛盾进一步激化。雷士照明员工表示从7月13日起将开始停工,直到董事会给予答复为止。员工及经销商的诉求主要包括改组董事会,让吴长江尽快回归并让施耐德退出雷士,希望争取更多员工期权等。

据了解,雷士照明经销商、员工与董事会的闭门会议结束后,经销商、供应商、管理层各向董事会递交了一份诉求书,同时向政府部门递交了一份请愿书。

赛富创始合伙人、雷士现任董事长阎焱在现场承诺,8月1日前会给予回复。

拂晓的微博“反击战”

从昨日(7月12日)凌晨开始,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在微博上连发5条消息,使用多个感叹号表达自己的不平。

同时,雷士照明的经销商、吴长江旧部开始向资本代表方逼宫。昨天上午,雷士照明先后召开公司的内部会议以及经销商会议,员工以停工为条件,要求吴长江回归,施耐德退出。

在外界看来,阎焱在公开接受采访时指责吴长江似乎是此事件的导火索。在专访中,阎焱提出,吴长江如果要回归,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

阎焱在接受采访时还称,希望吴长江按规则做事,这点很重要。随后,阎焱在自己的认证微博中转载了这篇专访报道,并加上了自己的评论。他在评论中称,中国民营企业做不大的原因,与企业的制度化,透明化管理关系极大。他还暗指吴长江此前只是“草莽英雄”,吸取这次教训后才能走向成熟、自律。

这似乎彻底激怒了吴长江。从7月12日凌晨开始,吴长江在微博上开始了反击——“这两天有许多媒体都报道转载了阎焱先生允许我回雷士的三个条件。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他在批评我、攻击我。第一说我对董事会隐瞒了真相;第二说我有不当关联交易;第三说我不尊重董事会。”“这三条罪证够大了,但我决不接受!”吴长江在该微博中这样写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是他继7月7日发了一条关于“忍”的微博后又一次更新。7日的微博写道:“一大师告之:‘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吃苦消苦,受难免难。’豁然开朗。”

吴长江在微博中说,不该同意过多不懂行业、没经验的人进入董事会,外行领导内行一定出问题。记者注意到,在昨天的员工和经销商诉求中,同样有这一条:不能让外行领导内行。

看得出吴长江感觉很委屈,他表示,阎焱极力反对他去见媒体,结果阎焱自己去见媒体了,“还写了贬低中国企业家的微博,如果我不出来说几句,大家就永远不知道事件的真相了。”

战火一触即发。不出所料,昨天一大早,雷士照明的经销商和员工就在重庆与阎焱等资本方展开谈判。有人高呼“要么让吴总(吴长江)回来,要么收货!”

为何阎焱等资本方对吴长江心存芥蒂呢?高工LED研究院院长张小飞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吴长江家族同雷士照明有着大量的关联交易或是主要原因,在其他股东看来,吴长江等于里外赚钱,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每日经济新闻》此前在报道中也指出,雷士照明被吴长江家族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关联交易频繁,吴长江岳父、岳母所持股份的公司,一直租赁雷士照明的商标、使用雷士照明的销售渠道。

行业观察人士彭雄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双方谈不拢,存在根本利益或者说是立场冲突时,走向决裂是一种必然。吴长江作为创始人,让其离开一手创办的雷士照明,这从情感上肯定难以割舍,而且吴本人目前也是雷士照明的最大单一股东,拥有整个雷士照明系统的支撑。“从施耐德方面来看,要想全面控制雷士照明,把吴长江踢出局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步。”

7年后故伎重施?

事实上,员工和经销商向管理层施压,进而推动吴长江回归早有先例。

2005年底,吴长江担任雷士照明的总经理,准备在各个省建立运营中心,加强对经销商的管理,但这一建议遭到作为高中同学的另两位创业伙伴一致反对。最终矛盾不可调和,吴长江气愤地离开了公司。

但仅仅过了一个多星期,雷士照明的众多经销商就坐不住了,他们集聚在当时雷士照明的总部惠州,要求吴长江重新回来做总经理。在这种压力之下,最终另外两位合伙人无奈地退出了。

7年之后,类似的事情似乎又开始重演。有分析认为,或许正是7年前的成功经验,让雷士照明的员工和经销商再次采取了这一“夺权”方式。

彭雄江表示,从此事件目前的发展来看,员工力挺吴长江应该是一种自下而上的自发行为。彭雄江分析说,除了个人情感因素,员工还普遍有一种对企业未来前景的担心。那就是在施耐德改组董事会后,这种外行领导内行的格局很有可能导致雷士照明从此开始走下坡路,并断送企业未来的前途。

不过,万事因果相生,也正是2005年底两位创业伙伴的离职,才为今天的事件埋下隐患。据了解,当时两位创业者离开的条件是雷士照明需向他们各自支付8000万元,吴长江需要在一个月内支付每人5000万,共1亿元资金,其余在半年内付清。当时雷士照明的销售规模有10多亿元,还完上亿资金后,公司账上的资金只剩下几十万元,资金链马上就要断裂。

为了筹到钱,吴长江四处奔波,最终在一个中间人的撮合下,2006年8月吴长江获得软银赛富2200万美元投资。

如今,软银赛富等资本方却成了吴长江重返公司最大的阻力之一。张小飞分析说,用这种方式逼迫资本代表方就范并非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吴长江作为大股东,完全可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通过投票的方式去决定去留,而不是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去进行。

“无论是谁,特别是香港上市公司,双方一定要按游戏规则来玩,你们都是股东,在网上相互指责,对雷士的品牌是一种伤害。任何的草莽行为也会做出不好的榜样,因为当年那些民营企业家‘打天下’打下来后,总认为天下是我打下来的,这辈子就该归我,我不这样认为,公司就是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张小飞说。

彭雄江猜测,从目前的事态分析,此事件的未来发展走势将很可能与当初“国美之争”结局类似,双方在争论的过程中不断妥协、利益均衡,事件的最终可能是吴长江重掌雷士照明,以施耐德、赛富为代表的外资从管理层退出。

本土五金市场综合性五金为主的分析橡胶机械http://wujin.4507238.cn/1531.html

爱的创可贴唐少茵扮演者曾之乔个人资料及照片关德辉http://yule.4553882.cn/1571.html

何亚萌个人资料何亚萌整容前后对比图詹航http://yule.4464882.cn/1625.html

温室黄瓜套种苦瓜巧栽培红晕杜鹃http://nongye.3787269.cn/1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