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京3年内增设产床超千张可增加约7万人次分娩量《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4 23:31:08 阅读: 来源:快速门厂家

网导读:就“单独二孩”新政实施给北京带来的影响,北京市卫生计生委昨日坦言,启动该新政可能会给粮食安全以及卫生、教育、就业等基本公共服……

就“单独二孩”新政实施给北京带来的影响,北京市卫生计生委昨日坦言,启动该新政可能会给粮食安全以及卫生、教育、就业等基本公共服务带来一定压力,但在可控范围之内。

近5年,北京预判会出现短期内出生人口明显增长,预计每年分娩量增加约5万。为此,3年内北京拟增设产科床位1000余张,可增加约7万人次分娩量。

形势研判 1

增加多少孩子?

政策放开后平均每年新增出生人口5.42万人左右 ——官方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耿玉田昨日表示,根据2013年12月中国人民大学课题组进行的专家抽样调查,北京市20岁至49岁(以妻子为标志)的单独已育一孩的家庭占20岁至49岁全部家庭的比例为23.69%,约45.1万户。

其中,绝大多数符合新政条件且具生育二孩意愿的家庭,会在5年内完成第二个孩子的生育。

按调查的生育二孩意愿在50%-60%计算,全市将累计新增出生人数最高为27.07万人。政策放开后平均每年将新增出生人口5.42万人左右。政策实施后第5年,即2019年达峰值后逐步下降。

耿玉田说,每年迁入北京的人口规模较庞大且相对年轻,未来实际出生人数将比预测值更高。

研判显示,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可能在前五年会出现一定数量符合条件的夫妇扎堆生育,导致短期内出生人口明显增长,但总体影响不大。

形势研判 2

压力是否增大?

可能会给粮食安全等基本公共服务带来压力,但可控 ——官方

耿玉田坦言,由于城乡人口区域分布和独生子女比例不同,全市50%出生人口集中在城六区,“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使城六区人口服务管理压力加大。

此外,高龄孕产妇及高危和不孕不育、出生缺陷等会进一步加大三甲医院及妇产医院的压力。出生短期堆积使幼儿园、小学配置更趋紧张。

北京市经济社会及卫生、教育、就业等公共服务的配置,一直以常住人口为参考基数。目前,北京户籍出生人口占年度增加人口20%左右。即使前几年出生人口大幅增加,户籍人口预计仍低于2000万。市卫计委认为,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可能会给粮食安全及卫生、教育、就业等基本公共服务带来一定压力,但在可控范围内。

对此,北京将建立重大经济社会政策人口影响评估机制,整合计生卫生和相关部门信息资源,构建全面、动态、准确的出生人口监测和预警机制。

应对准备

扎堆生育怎么避免?

官方:希望市民合理安排生育间隔

市卫生计生委表示,为保障北京“单独二孩”政策稳步实施,避免扎堆生育造成的就医、就学等公共服务压力,北京继续坚持《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八条“依照本条例规定允许生育第二个子女的,生育间隔不少于四年,或者女方年龄不低于二十八周岁”的规定。

同时,北京市也将根据“十二五”人口发展规划、近年出生人口变动情况以及“单独二孩”政策启动实施情况,编制年度人口计划,加强引导调控,确保出生人口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防止发生大的波动。

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原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钟东波表示,希望市民合理安排生育间隔。“一个就是可以避免扎堆,减少孩子入托上学压力;第二,毕竟再次生育产生一些异常的情况要更多,比如说先天畸形可能性要高,所以更要重视优生优育。”

医院床位是否足够?

官方:医疗卫生服务资源基本可满足分娩需求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委员郑晋普介绍,2013年,北京市助产机构共127家。全市各级助产机构产科核定床位数共计4466张。

结合孕产妇分娩住院天数,及目前北京市剖宫产率、高危孕产妇住院天数延长及休息日、节假日等影响,假设每年每张床位可周转60人次,按北京市市级核定床位数4466张计算,可承担分娩量约26万人次。

调查显示,为积极应对生育政策调整,近三年内全市各级助产机构共计划增加产科床位1000余张,可增加约7万人次分娩量,如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及每年增加的资源,2014年至2016年,北京每年可容纳分娩量分别约为29万、31万、33万人次。

郑晋普介绍,从近三年平均分娩量为21万来看,生育政策调整后,预计每年分娩量增加4万-5万,目前医疗卫生服务资源基本可满足孕产妇分娩需求。但是,三级助产机构仍存在超负荷工作问题。

建不上档怎么办?

官方:正常的分娩二级医疗机构完全没问题

郑晋普表示,大医院超负荷运转,迫切需要引导市民合理选择助产机构,更充分发挥二级和一级助产机构服务的作用。逐步形成一级、二级助产机构以接诊正常和低危孕妇为主,三级医院以接诊高危孕产妇为主的格局。

今后,对于三级助产机构即大医院,将逐步提高高危孕产妇的建档比例,这意味着更多健康孕产妇在大医院建档的比例会有所下降。

钟东波介绍,虽然目前大医院孕产妇已“满载”,但二级医院还存在很大空间,床位利用率多数在60%、70%以下。“正常的分娩,二级医疗机构完全没问题。”他说。

原北京市卫生局妇幼与精神卫生处处长郗淑艳介绍,目前,16区县都有一二三级不等的助产机构,一旦孕产妇在一二级助产机构出现高危指征,都会先转诊到区县内对口的助产机构,如果还达不到救治水平,将会转诊到市级机构。“日常孕检时发现了高危因素也会上转。”

■ 追访

“单独二孩”是否与“控人”政策矛盾?

近十年来,北京常住人口以每年约60万人的速度增长,北京市常住人口截至2013年底突破2114万。那么北京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与中央关于特大城市要控制人口规模是否矛盾?

耿玉田说,两者并不矛盾。“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是在人口数量得以控制之后修正人口结构性矛盾,提高人口素质和促进家庭发展。目前,北京市人口规模压力依然巨大,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与特大城市控制人口规模,相互促进,有利于人口均衡发展目标的最终实现。

钟东波表示,长期低生育水平为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创造了有利条件。北京户籍人口总和生育率连续18年稳定在1左右,明显低于全国1.5-1.6的平均水平和2.1的更替水平。同时,北京市人口结构性问题日益突出,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将会适度缓解人口老龄化趋势,有助于改善人口结构,提升家庭发展能力。

pos办理

pos机申请流程

免费办理pos机

刷卡机怎么办理